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香港文汇报人民政协专刊】與時間賽跑 與生命賽跑
作者:记者王晓雪   发布时间:2017/8/17 10:59:15



与时间赛跑 与生命赛跑

——抢救性寻访抗战老兵刻不容缓

 

    今年是“七七事变”80周年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2周年,当年那些经历过残酷抗战的老兵们如今已经老去,由于种种原因,一部分老兵的生活窘迫,遭遇令人唏嘘。所幸,从国家层面到社会组织已越来越关注老兵们的生活状况,更有诸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成员及义工们多年为此奔走呼吁,并以各种形式开展抢救性的寻访、采集工作。全国政协委员、长沙市政协副主席、民革长沙市委主委朱建军在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表示,应从国家层面设立“抗战老兵”关爱基金救助抗战老兵,让抗战老兵老有所养、老有所医。■香港文汇报·人民政协专刊记者 王晓雪 北京报道

 

    当年在抗日战场上奋勇杀敌的英雄儿女,如今都已是耄耋老人,寻访抗战老兵成为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争”。朱建军告诉记者,时至今日,幸存抗战老兵已为数不多。据初步统计,目前全国幸存抗战老兵总数不过万名,主要散布在湖南、广东、四川、云南、河南、广西、贵州、新疆等省区,尤以湖南省数量较多。

 

    “以湖南为例,目前湖南在册幸存抗战老兵约1000余名,平均年龄96岁以上,已近风烛残年,正呈加速度趋势离世。”朱建军说。据统计,自20137月至20176月底,长沙幸存在册抗战老兵从288人递减为162人,共计去世126人,占老兵的43.75%。“老兵‘归队’速度让人揪心。”朱建军为此深感担忧。

 

    疾病致老兵凄凉晚景雪上加霜

 

    然而,由于历史原因,大多数抗战老兵无工资、无稳定生活来源,贫病交加,仅靠政府发放的微薄生活扶助金(如:湖南根据各地州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为抗战老兵发放400元至800元人/月的生活援助金)和民间组织捐助艰难度日。

  

    “突发的疾病、高额的医疗费用使已近风烛残年的抗战老兵凄凉晚景雪上加霜。”朱建军举例称,“201511月去世的抗战老兵林协顺,长年忍受病痛的折磨却无钱治疗;又如,20171月去世的抗战老兵章伟,因无钱支付高额的医疗费用,医院只能缩减对他必要的治疗药物;再如,抗战老兵王运泉2016年骨折住院,先后花去医疗费五万余元,民间组织通过义卖鸡蛋、网络众筹等各种方式才为他缴纳完医疗费。”

 

    关爱老兵:民间行为上升为国家行动

 

    在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阅兵的前夕,多位政协委员通过提案、社情民意等渠道,积极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建议,抗战老兵阅兵方阵中应有部分国民党老兵,这一建议得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认同和采纳。

 

        201593,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典礼上,由300余名抗战老兵、英烈子女、抗战支前模范组成的2个乘车方队,行进在受阅方队最前面缓缓驶过天安门。这也是国共两党抗战老兵首次一起接受检阅,他们中,抗战老兵平均年龄90岁,最年长的102岁。

 

    “将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阅兵方阵是高瞻远瞩、尊重历史的决定,体现了党和政府的宽广胸怀。我认为,201593日,在抗战胜利70周年的阅兵典礼上抗战老兵(包括部分国民党老兵)参加阅兵方阵充分表明了,这场源自民间公益组织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共同推动的关怀抗战老兵的行动,上升到了国家行动的高度。”朱建军告诉记者。

 

    吁设“抗战老兵”关爱基金

 

    朱建军认为,应从国家层面设立“抗战老兵”关爱基金救助抗战老兵,让抗战老兵老有所养、老有所医。

 

    他建议,由政府拨付资金,设立“抗战老兵”关爱基金,建立关爱抗战老兵的长效机制。同时明确关爱基金审核部门、资助对象、申请条件。由民政部门负责基金的监督、管理、审核、拨付,基金资助对象为经过确认登记在册的抗战老兵;可以由抗战老兵本人、家属或相关公益团体提出资助申请。此外,也要明确关爱基金用途。基金应可用于保障抗战老兵自愿、优先进入敬老院、福利院;可用于购买社会服务,支持、鼓励、引导社会组织持续对抗战老兵进行专项帮扶救助。

 

    老兵最需:生活补助、免费养老和安葬

 

    在多次的调研走访中,朱建军发现,当前抗战老兵最需要的当属生活补助、免费养老、免费安葬三个层面的关怀。为此,20175月,民革长沙市委联合长沙慈善会、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长沙市黄埔后裔联谊会、湖南老兵之家共同为登记在册且有需求的长沙籍幸存抗战老兵提供生活补助、免费养老、免费安葬等一系列生前、身后的全覆盖式的关怀服务,这在全国尚属首例。

 

    “在设立‘抗战老兵’关爱基金的同时,还应从全国层面推进抗战老兵‘百年身后安抚计划’。”朱建军表示,首先由民政部门出台方案,在全国层面推动“抗战老兵百年身后安抚计划”的实施,做好抗战老兵特别是无子女和家庭特别困难抗战老兵的百年之后免费安葬工作。并充分尊重抗战老兵本人及家属意愿,由相关部门组织重新选址或依托现有公墓(陵园)为抗战老兵规划专门的墓区,统一陵园墓碑格式——镌刻抗战老兵姓名、生卒时间、部队番号及主要抗战事迹,建设”抗战老兵陵园”。 “还可依托各地抗战历史,将各地已建或拟建设的抗战老兵陵园打造成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供后人凭吊、瞻仰抗战先烈。”朱建军说。

 

众人拾柴 温暖迟暮老兵

 

    镜头中,一位病情危重的老兵躺在简陋的病房中。老兵的儿子说:“一位护士问我,听说你父亲是抗战老兵,怎么不找位护工。我说家里没钱了,看病吃药的钱也是义工捐的。得知父亲是原国民党抗战老兵,那位护士说,那是你的父亲走错了路。这句话对我触动很深,我就纳闷了,在国家危亡的时候,我的父亲站出来抗日打鬼子,怎么叫走错了路?”

 

    这是在民革黄山市委会协助下,黄山市关爱老兵义工团队拍摄的抗战老兵纪录片《最后一次集合》中的一幕场景。”原国民党抗战老兵最希望他们的历史贡献得到承认。” 民革黄山市委主委江近生认为应还他们抗日英雄的身份,并每月给予一定的特别退休待遇,解决他们的看病之忧,”此外,趁他们还健在,应抓紧整理保存历史真实档案。”

 

    “抗战老兵以前是按天过,现在就要按秒过了。关爱老兵,是与时间赛跑,与生命赛跑。” 江近生告诉记者,中央和社会各界都越来越重视关爱抗战老兵工作,特别是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时为老兵颁发勋章、发放经济补助、邀请出席纪念活动等。”民革作为与原国民党有渊源的参政党,为抗战老兵做一些事情是理所应当的,但比起老兵为中华民族作的贡献、经受的波折、窘迫的现状,又是微不足道的。”

 

    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优抚对象

 

    随着抗战正面战场的历史作用逐渐得到肯定,国家在养老、医疗等方面加大了对国民党抗战老兵的社会保障力度。

 

        201364,民政部发文将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列入优抚对象。而当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刘晓提交的《关于对全国抗战老兵进行生活救助的建议》,正是背后的推动力量之一。

 

        20158月,国家又向符合条件的国民党抗战老兵每人发放5000元慰问金。全国多地建起了纪念抗战正面战场的场馆,并将国民党将士纳入抗日英烈名录中。这对许多老兵的心理都是莫大的安慰。“抗战老兵是爱国主义教育的‘活化石’,关爱抗战老兵有利于社会和谐,有利于促进两岸和平统一。”刘晓说。

 

    当前,幸存老兵正在呈加速度凋零,关爱抗战老兵工作时不我待。朱建军告诉记者,“我们深感自身力量是有限的,期盼随着党委、政府的不断重视和各地‘关爱幸存抗战工作’的不断推进、延伸,影响范围的不断扩大,能带动更多的慈善机构与爱心人士加入关爱抗战老兵的行列,让全国所有幸存的、生活困难的抗战老兵都得到社会的关爱、温暖。众人拾柴火焰高,让我们一起携手,温暖迟暮的老兵。”

 

用鲜活历史让青年了解老兵

 

    抢救性地收集幸存抗战老兵亲历、亲见、亲闻的”三亲”史料,并做好史料的宣传、使用,作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鲜活的素材,是社会使抗战老兵不被遗忘的有效途径之一。而抗战遗址作为中国纪念性遗产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承载着中华民族的血泪史和奋发史,值得国人铭记。

 

    吁加大抗战遗址、烈士陵园保护

 

    据统计,目前中国有涉及日本侵华及中国抗日战争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84处,遍布全国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重庆、辽宁、山东、江苏、山西、四川、陕西等省市都在10处以上。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地方由于商业开发或年久失修,一些抗战遗址屡遭破坏,甚至面临消失的危机。

 

    而现今,青少年对抗战老兵的了解却知之甚少。江近生告诉记者,在国家兴亡面前,所有抗战人士都是英雄,应教育年轻人树立起码的国家观。在朱建军看来,应注重从创新、拓宽青少年的学习渠道和方式上,让他们更多地了解历史、了解老兵。他认为,应加大对抗战遗址特别是抗战烈士陵园的保护、修缮、恢复的力度,用这些”鲜活”的历史让青少年铭记历史、了解老兵。

 

    善用新媒体讲述抗战历史

 

    “要用好、用活乡土抗战历史、老兵事迹,让青少年学生多了解、学习一些身边的抗战历史、抗战老兵。”朱建军认为,同时也要把握好青年一代的学习、认知特点,用好、用活网络媒体,”当前青少年是在网络时代特别是自媒体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接受、认知知识的渠道有鲜明的时代特点,除通过教科书、纪录片、博物馆等方式之外,还可以结合现代的媒体信息技术,比如把抗战历史、老兵事迹的一些图片、视频等资料,通过微信公众号、QQ群等方式,传递给青少年学生。”

 

“我们不怕死,我们怕被遗忘”

 

201593,在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阅兵典礼上的抗战老兵乘车方队。资料图片

 

    “我死了,能不能葬在卢沟桥?”这是一位抗战老兵唯一的心愿。“我们不怕死,我们怕被遗忘。”这是很多抗战老兵的心声。

 

    时光倏忽过,当年为保卫祖国山河浴血奋战的战士们如今已风烛残年,或已离我们而去,我们纪念抗战的胜利更不能把这些抗战老兵遗忘。

 

    从长沙市到浏阳市,周利和做过21年政协委员,他同时也是一名关爱抗战老兵的义工。最初跟随民革浏阳工委看望老兵,更多是为了完成任务,但与老兵接触后,他就彻底改变了想法。

 

    “老兵在风中,我们应当在路上”

 

    “那是位94岁的老兵,孤苦伶仃,身体很差,问什么都没反应。最后,问他想对死去的战友说些什么时,老人突然一怔,挺直腰板站起来,向后退了两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老人说,比起死去的战友他们幸福多了。”那一瞬间,周利和含泪按下了快门。

 

    曾经,义工们在山间找到一位独自隐居几十年的老兵,但他并不愿意承认是老兵。最后,听到义工说:打过日本的都算是抗战老兵时,老人一下子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像个孩子。周利和后来在日记中写下:“老兵在风中,我们应当在路上!”

 

    一年365天,周利和有100多天都在采访和拍摄老兵,他用镜头将抗战老兵定格。

 

    邓杏生,湖南浏阳洞阳人。1927819日出生,19428月参加国民党抗日游击司令部第一纵队,在湘东多次参加抗日战争,后改编入7315师,参加过长沙会战。1949421日起义投诚参加解放军。

 

    柳庆喜,浏阳永安人。1923年出生,1939年参加国民革命军第73军,任医官。经历了第2次、第3次长沙会战和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沙)衡(阳)会战、湘西会战。1949年退役,授上尉军衔。

 

    怀辉师太,原国民革命军第9战区驻衡山后方医院中尉军医。参加过常德会战、长沙会战、衡阳会战。她的丈夫也是一名军人,在衡阳的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她忘记了战场上的危险,在战斗中曾冒着枪林弹雨抢救过数十名伤员的生命,并因此而获得过部队长官的嘉奖。

 

    或许是师太记忆力衰退很多,或许这场疾病对她损伤很大,她已认不出曾来过的义工,记不起自己有几个师傅,忘了自己在军中任军官后战死沙场的丈夫,忘了自己有个女儿在美国。但她记得自己一家多人在军中任职,她记得庐山军官医院和衡山后方医院,她记得那些受伤的官兵因药品短缺只得草草包扎相互依偎在草丛里,她记得食品短缺器具短缺只能用尿桶装食物,她记得因相互感染许多士兵就这样死去......

 

    多年来,周利和拍摄过近300位抗战老兵,远至台湾近到湖南。近五年来,很多老兵陆续去世,更令周利和感到时间紧迫,寻访老兵刻不容缓。他说,”老兵们老了,相对于物质,他们更在乎的是被认可。每一个老兵,都有感人至深的故事,都是一段鲜活的历史。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关爱老兵”。




文章刊载于香港《文汇报》2017年8月17日《人民政协专刊》


上一页:湘籍抗战老兵集体安葬仪式感动市民 86位抗战老兵及其伴侣“归队”
下一页:民革党员李跃华:中国版“摔跤吧!爸爸”
    
版权所有:民革长沙市委员会主办 湘ICP备14008477号-1 技术支持: 索天信息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255号民主党派大楼4楼 邮编:410002 电话:0731-85112343 85111596 传真:0731-8511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