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民革党员李跃华:中国版“摔跤吧!爸爸”
作者:大美湘村   发布时间:2017/8/7 13:26:55

爱满星城,与你同行,接下来请收看新闻频道和长沙市残疾人联合会一起推出的“爱满星城”专栏。李跃华是我省唯一担任过奥运柔道赛事裁判的国际级裁判,过去的13年里,她不仅一手组建了我市的盲人柔道队,还默默地当起了这些孩子的“妈妈教练”。本期《爱满星城》,讲述李跃华13年坚守义务当盲人孩子“妈妈教练”的故事。


长沙市盲人柔道队的队员刘立。这个19岁的小女孩,自小父母双亡,与奶奶相依为命。说话的时候,刘立只有微弱感光的眼睛一直找不到焦距四处乱喵。但一说起李跃华,嘴角边就会绽开灿烂的笑容。

 

长沙市柔道队队员刘立说:“我第一次见到李妈妈就觉得就觉得特别亲切,就一种很自然的亲切。”


“妈妈”和“崽崽”的称呼,亲热的程度,让外人难以相信,他们只是普通的教练与学员的关系。


场地中间站着的这个,个子高高的女人,浓眉大眼,一身教练服,整个人看起来干练而严肃。她叫李跃华,今年51岁。柔道高级教练员,国家级裁判员,是我省唯一担任过奥运柔道赛事裁判的国际级裁判。199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李跃华接触到了几位盲人学生。那些盲孩子,生活不易,眼睛看不见,走路常常摔伤,却一点都不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李跃华被这些盲孩子的乐观精神所打动,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上义不容辞的责任。


柔道高级教练员国家级裁判员李跃华说:“我特别的同情他们这帮孩子,那时候就感受到心疼他们的感觉。我觉得如果我有能力了,我就想带一支盲人柔道队,所以2004年我就自己到长沙市的盲校下面的残联里去招了一批学生。”


教盲人孩子们学柔道,可不是一件容易活,孩子们都是弱视力,眼睛只能感觉到一点点光,辨别方位还可以,具体细节就看不到了。每个动作李跃华都要给孩子们细心的讲解示范,孩子们很多时候也只能通过从上到下摸李妈妈的手臂和脚,来掌握动作要领。李跃华总是很耐心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教他们,直到他们所有人都掌握了要领。


在这些盲人孩子身上,李跃华付出了自己的精力与财力,却从不后悔,因为她的付出得到了回报。2015年,李跃华带队出征,一举拿下了第九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盲人柔道男子60公斤以下级冠军、90公斤级冠军,女子52公斤级第三名。


其实李跃华曾经也是国家队的一名职业柔道队员,由于常年超负荷训练累积的伤病,让她不得不结束自己刚开始不久的职业生涯,六年间做了三次大手术,从踝关节到膝关节,右腿到现在有时候还会麻木,敲打都没有痛觉,她笑称“自己也算是半个残疾人了”。残酷的伤病终止了李跃华的职业生涯,可并没有影响她的梦想以另一种方式延续。李跃华常说,这辈子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成为奥运冠军,组建盲人柔道队,希望这些孩子有一天能够站在奥运这个世界最高的领奖台上,和她一起实现这个梦想。


作为裁判界的杰出女性,李跃华爱兵如子,训练上严格要求,生活上又无微不至,她像妈妈一样爱护着她的运动员们,被这些盲孩子亲切地称为“妈妈”,李跃华的独特魅力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柔道高级教练员国家级裁判员李跃华说:“确确实实是放不下,下了n很多次决心不带了,最后他们一来‘妈妈 还是带带我们吧,我们请你带我们。’所以又放不下他们, 又带他们训练了。”


“妈妈”“崽崽”,这一组最为常见的称呼,可谓是道尽了李跃华和孩子们的深厚感情,也道尽了李跃华这13年里的所有付出。一声“妈妈”,让她的付出,有了温暖的回报,也希望这些孩子们,有一天能够站在奥运的领奖台上,和“妈妈”一起实现人生的梦想。


长沙电视台新闻频道

 

上一页:【香港文汇报人民政协专刊】與時間賽跑 與生命賽跑
下一页:民革党员彭拥军:“民间河长”的圭塘河情结
    
版权所有:民革长沙市委员会主办 湘ICP备14008477号-1 技术支持: 索天信息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255号民主党派大楼4楼 邮编:410002 电话:0731-85112343 85111596 传真:0731-85111127